是少元=六安
喻黄雷卡 全职喻黄

别骄傲,别怀恨,别不肯原谅人。
 
 

生贺。

我总是在想要和你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就好了,方方面面。年龄上是不可能了,空间上也差了大半个中国的距离。
也许是我自己的确太过浅薄这样,没有办法像你一样说出深刻的话,没有办法像你一样拥有一个温柔的灵魂。
谢谢你,雷卡很好。
希望我能带着星辰大海在梦里与你相见。
当然如果你能更偏向雷卡就更好了,我许久以前卖给你的安利你到底是吃了还是没吃???

惑止远疆:

  当雷狮将钥匙插进锁孔,夹裹着一身寒气带上门时,已是傍晚。不比初入冬时仅落下小雪的微寒,外头积雪迟迟不见消融,冷得人单是将手暴露出来,不多时指节便僵滞难以活动。绕是向来较常人不惧冷热的他也添了件大衣。


  这时候的卡米尔想来是到家很久了。空调开着暖风,静下来能细听轻微响动,是生出扇叶间饱溢温热的声音。饭菜一如既往在餐桌摆放齐整,连着餐具一起放在合理的位置,不苛求,但从未显得杂乱,也从未在家中两位主人都到齐前沾上食物的分毫。


  今天自踏进玄关起就没听见卡米尔的声音,雷狮想。换做往常,应着踩上拖鞋的轻响,卡米尔从不知道哪个房间走出来,伴随着他说道:“大哥,您回来了。”清稳无波的声音不自觉多了几重欢喜,浅风拂面带着春野的花香。但现在没有。


  去哪里了。


  


  卡米尔踏着有些急促的脚步一路到家,是雷狮给他开了门。红围巾在奔跑中掉了一圈,背后垂到了腰际,黑发有些狼狈的被风吹乱,几缕挡在眼前,他抬手轻轻拨开。


  紧赶慢赶却还是迟了。卡米尔顺了顺急促的呼吸:“大哥…抱歉,我刚刚有些要紧事,临时出去了。”


 所幸大哥没有对此多问,卡米尔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偷瞄一眼餐桌对面的人。雷狮正夹了一筷子蘑菇往嘴里送,碗中米饭仍白白净净,卡米尔却习惯将菜夹入碗,就着米饭一起入口。正如他们的性格种种方面,总是截然不同。


 


  “…大哥。”


  卡米尔放下碗筷,迟疑片刻低声道。


  “嗯?”不紧不慢的戳开碗里的一团米饭,雷狮一掀眼皮,哼出疑问的尾音。这漫不经心扫过的一眼几乎快要动摇了卡米尔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勇气,而在表达自己情感方面卡米尔一向不那么擅长,他将掌心压在口袋里的金属圆环上,传给它暖和的体温。那是雷狮曾经给他的,明明是从不信心鬼神的人,非说辟邪,要卡米尔时刻带在身上。心念了许多天的事情,如今真实的握在手中,紧张之余竟有莫名其妙的心安。


  雷狮等了一阵,不见卡米尔回话,就也放了叉子,干脆问道:“怎么了?”


  卡米尔不动声色的深呼吸,答案憋在嗓里,卡的喉咙有些发紧。一直没说过的那句话,卡米尔从没说过,也没听见雷狮说过。他想自己还是希望能听到的,如果可以用同样的话来交换。


  “…我爱你。”


  雷狮被突如其来的一句砸了个劈头盖脸,愣怔了有一会儿。无暇去想其中根本,简简单单三个字落在他心里,击起千层海浪席卷苍穹,一时间风起云涌,平息之后又像是广袤无垠的花田。


  于是他笑了,卡米尔总忆起那时的璀璨,达成所愿的心情甜如蜜糖。雷狮道:“我也是。我也爱你。”


 
(好了。磨磨唧唧一直没什么灵感,可算是。
我对“星辰大海”一向不是那么有感,但在雷卡这对cp上意外的觉得很合适。
雷狮的眼睛里是万千星辰,宇宙浩渺。卡米尔眼睛里有浩瀚深海,清远波澜。再合适不过了。
第一次试着写文,有很多表达不够的地方,还是,送给我亲爱的。 @六安
  

02 Aug 2017
 
评论(4)
 
热度(42)
  1. 深山流泉乔澂越 转载了此文字
    我总是在想要和你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就好了,方方面面。年龄上是不可能了,空间上也差了大半个中国的距离。...
© 深山流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