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少元=六安
喻黄雷卡 全职喻黄

别骄傲,别怀恨,别不肯原谅人。
 
 

【雷卡】无题

·极限六十分活动...!关键词:早安吻。
·卡米尔重伤治愈设定,有bug。
·521快乐


醒来伴随着剧烈且难以忍受的耳鸣,在颅内回荡的金属电流声带来排山倒海的眩晕,卡米尔一时竟然无法判断自己是否真的躺在一个平面上。
他极力忍耐着,等待眩晕过去。
眩晕、周身时冷时热、动弹不得,就像海啸同时从左右两侧袭来,而他在大海的正中央,无法逃避,无人救援,不知何时结束。
在几个瞬间的时候他几乎以为自己听到了雷狮的声音。
“...醒...烧...卡米尔...了吧?”
他拼尽全身力气也无法攥紧拳头,承受眩晕的同时还要分出那么一丝两丝的理智来思考捕捉到的只言片语,可是关键词真的太少而且模糊不清,他只能清楚地记得,有卡米尔三个字。
他的名字。
像在大海深处看到了可以浮上海面的希望。
雷狮,他在心底默念着,大哥。


眩晕感终于逐渐褪去,温度和感觉一点点回到卡米尔的身体里。他可以确定自己是在医院的病房里,被子掖得严严实实,比平常自己盖的还要厚一些,这样就有些重,压迫着他的呼吸。
他一边试图动弹一边继续听着周围的声音,不知道周围情况的时候他不会贸动。
动不了。他失望地发现自己的伤绝对是灾难级,几乎全身都被要么吊带要么石膏固定住,只留一只左手可以活动,然而左手手腕也有肿胀难受。
周围......安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可以判断现在是晚上或者拉上了窗帘没有开灯,那么应该没有人......
不对,有另一个人的呼吸声。


听见那个人声音的瞬间卡米尔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卸掉了全身戒备,随之而来的是刚刚被强制忽视掉的疼痛、酸麻和饥饿,不过都还在卡米尔的忍受范围之内。
“醒了?”
卡米尔睁开眼。
那个人抱臂站在漆黑的房间里,本就深色的眼睛闪着捉摸不透的光。没有风,他的头巾服服帖帖地垂下,那个人也就那么冷冷静静地站在那里。
从语气很难判断出雷狮现在的心情,如果一定要让卡米尔形容的话,就像是大哥刚训完彻夜不归的佩利尚未完全消气,两个字说得急促,然后转过头来问卡米尔,早饭吃完去哪一样稀松平常。
现在面对醒来的卡米尔也没有太多的喜悦。他收敛了平时肆意张扬的气场,此刻就是普普通通地站在黑暗里,像普普通通的每一天早上一样,问他,
--“醒了?”
卡米尔想要侧过一点头好看雷狮看得清楚一些,却被雷狮看出了意图马上阻止。
“别动,现在不能动。”


卡米尔无言地望着他。
雷狮突然笑了一声,终于俯身下来,小心翼翼地避开密密麻麻的各种插管线。
卡米尔闭上眼,感觉到雷狮温热的气息靠近,随即吻上他的唇。
舔舐,吮吸,带一点狠意的啃咬。然后换气再来。
一个和以往相比温柔绵长了许多的吻,有那么一会儿,卡米尔觉得它会比之前的眩晕持续得还要久些。


不大的病房里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和奇妙的安详而静谧的气氛。
分开后雷狮没有立即起身,维持着和卡米尔很近的距离问他,能不能说话。
卡米尔试探着清了清嗓子张口,垂下了眼。
雷狮却笑。
两个人捱得太近了,大眼望大眼,卡米尔只要稍微往下一瞥就能看到雷狮垂下的衣领。不过他只是定定地看着雷狮泛着幽光的眸子,他能感觉到雷狮眸底藏着的疲倦和愤怒。
过去几天了呢?卡米尔忍不住想,这几天大哥是怎么过的?


“不能说话也好,这次你听我说。”
啊......无非就是不能再逞强不能抢在大哥前面行动这些。卡米尔想,他都知道的不用大哥强调,只是到了那个时候他又怎么控制得住自己。
不过这次他没猜中。
雷狮也知道卡米尔好的时候一定会看似柔和实则倔强地和他打太极,在这个问题上,卡米尔有他自己要坚持的东西,偏偏雷狮也不可能每次都顾及得到那么多。
既然商量不出结果,雷狮也不打算打抒情牌。他小心地避开伤口揉了揉卡米尔没被帽子规规矩矩拢好、此刻柔软地铺在白色枕头上的黑色短发,站直身,语气中带着几分松了口气的轻松:
“快点好起来,等你一起去收拾那小子--你欠了我三天早安吻了。”毫无道理的转折。
卡米尔无言,转动眸子望了眼窗户的方向,又往上看暗着的灯泡,再重新看向雷狮。
意思是现在也不是早上吧。
雷狮轻笑一声,抬手把医院厚重的窗帘拉开,维持着扶住窗檐的姿势。
洒进一室晨光。








卡米尔昏迷的三天,雷·不讲道理的海盗头子·狮,数次扬言卡米尔要是醒不来他就烧了整个医疗区陪葬

21 May 2017
 
评论(7)
 
热度(97)
© 深山流泉 | Powered by LOFTER